纪念阜新解放七十周年——双枪红司令

       1946年5月,阜新县西北地区兴起一支名叫“大刀会”的反动会道门组织。他们身着绿兜兜,脸涂关公模样,手使大刀片,并大肆吹嘘说:“大刀会”是奉玉皇大帝之命,行天兵天将之职,佛法护身,刀枪不入,有些老百姓也信以为真。武工队常遭到他们袭击。军分区决定消灭这支“大刀会”。

      乌兰接到命令,立即召集蒙民十一支队支队长杨巨鲁和中队长韩廷、毕庆龙、辛国华等同志商议,做了周密部署。9月13日,匪首王子明带领“大刀会”三百多人到奇金台(今属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太平镇)进行抢掠,当天都住在奇金台。乌兰和中共北票县委书记王云组织蒙民十一支队、北票县支队、三区的区小队,配合热辽军分区副司令员陈炎清指挥的两个营,于14日夜里突袭奇金台。步兵在村外挖了战壕埋伏好。

       拂晓,乌兰派出毕庆龙带领少数骑兵佯攻,“大刀会”看到我军只有几十人,便一窝蜂似的冲出来,冲到开阔地时,埋伏在村外的我军步兵立即向敌人开火。乌兰率领骑兵也杀了回去,她手使双枪左右开弓,“大刀会”纷纷倒地。“大刀会”见势不妙,拼命突围逃窜。蒙民十一支队彪悍的骑兵扬起套马杆子、挥舞马刀,紧紧追杀,一些“大刀会”被套马杆子勒住,生擒活捉;少数顽抗者在马刀下成了无头鬼。“大刀会”一败涂地,向东溃逃,但蒙民支队早已切断了他们的退路,除匪首王子明带几个人逃到海州外,其余全被消灭。

     1947年6月28日,冀察热辽二十一军分区(热辽军分区)部队配合主力部队攻打北票县城,蒙民十一、十二支队参加了战斗。经过几天激战,7月1日攻克了北票。乌兰在紧张的战斗间隙,积极做群众工作,将队伍分成3个组,有的开会宣传群众;有的刷标语,印《卓东战地小报》;有的查敌特,缴枪支,收存敌人的军用物资。乌兰则深入到群众中了解情况。她看到阜新市民和失业工人缺吃少穿,生活十分困苦时,便向指战员们说:“八路军打仗为老乡,立即打开国民党的军用仓库,救济群众。”战士们按她的指示将粮食分给了老百姓。放粮时,用白纸条盖上用蒙、汉两种文字刻着乌兰名字的印章为凭证,盖一个章的分一斗,盖两个章的分两斗。很多贫苦百姓手持纸条欢天喜地领取了救济粮。

      这年11月11日,冀察热辽二十一军分区命令蒙民十一支队与佛寺喇嘛大队、建平支队、北阜义支队合编为军分区蒙汉地区队,蒙民十一支队编为一营。

       1948年1月15日,蒙汉地区队升编为冀察热辽军区蒙汉独立四十七团。3月18日,蒙汉独立四十七团参加了解放阜新的清河门战斗,战斗结束后进驻阜新市区海州,一营担任保卫海州煤矿的任务。后独立四十七团改编为热河军区一六八师五〇二团。

       乌兰在热辽地区开展“高树勋运动”(高树勋,国民党新八军军长,1945年10月30日率部起义),较有成效地做好了另一个蒙古族上层人物——土默特左翼旗(阜新县)末代郡王云丹桑布的工作。

       1946年3月,乌兰到热辽后,就通过各种渠道,对云丹桑布展开了政治攻势。她托人给云丹桑布送传单,并亲笔给他写了信,让他效仿高树勋将军的榜样,站到人民方面来,为民族解放事业出力。云丹桑布收到传单和信件后,派张化廷与乌兰联系,张要求单独见乌兰。乌兰不顾个人安危,在黑城子北生金屯外的河滩上同张化廷会晤。张化廷说云王和沁王(沁布多尔济)有矛盾,愿意站到八路军方面来。乌兰向他讲述了党的民族政策,根据中共热辽地委和军分区的意见对他说:“你回去告诉云王,云王愿做蒙古族的高树勋,我们欢迎。到解放区后可以用内蒙古自卫军番号,称十三支队,日后需要配合作战时再联系。”

      与此同时,中共阜新地委、阜新县委也派干部潜入王府,进行深入细致的工作,向云丹桑布宣传政策,指出投诚出路。张化廷回去不久,4月12日,云丹桑布就宣布起义了。他的队伍和阜新县蒙民大队合编为内蒙古人民自卫军卓盟纵队第十三支队,蒙民大队为一大队,云丹桑布的队伍为二大队,云丹桑布任十三支队支队长,蒙民大队大队长骆长胜任副支队长,乌兰兼政委。5月23日,《东北日报》报道了云丹桑布起义的消息。虽然云丹桑布于9月10日又叛变投敌,但当时他的起义行为对国民党势力的分化瓦解还是起到了重要作用。

        蒙民十三支队后升编为辽吉军区骑兵独立团。乌兰还在在喀尔沁东旗(建平县)组建了蒙民十四支队,后并入建平支队。这几支蒙民革命武装在阜新、北票、朝阳、通辽、敖汉旗一带积极配合主力部队剿匪反霸,奋勇杀敌,铁骑驰骋热河、辽宁、吉林、内蒙古。为表彰乌兰的功勋,第四野战军政委罗荣桓赠送她冲锋枪一支。

        1947年5月1日,乌兰参加了在王爷庙(乌兰浩特)召开的内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大会,当选为自治政府委员。

       1947年9月,热辽地区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土地改革运动。乌兰参加了北(票)阜(新)义(县)土改工作团第三分团,任副团长。团部设在阜新县旧贝营子(今属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七家子镇),乌兰住在蒙古族额登大娘家,和额登大娘一家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阜新一带的群众很难发动,其主要原因是这里盘踞着二百多个土匪。匪首叫梁辽宁省三,因此这股土匪被群众称之为“老梁队”。他们以北票、阜新交界的莲花山为巢穴,经常小股活动,骚扰、抢掠、残害当地百姓。乌兰及工作团的同志认为,消灭这股土匪,是发动群众,顺利完成土改任务的关键。为了使同志们尽快适应这一恶劣的环境,一有空,乌兰就带领大家察看地形,熟悉情况,让大家练骑马打枪。为了掌握敌情,做到知己知彼,乌兰亲自审问被捉来的小土匪,化装成村妇,到匪巢莲花山一带侦察敌情。有位老农,有两个女儿。其中一个被老梁队弄死了,还有个儿子也被打成残废。乌兰亲自登门慰问,根据老农提供的线索,绘制了地形图,制定了具体作战方案。她还通过关系争取了一些小土匪,了解到许多内情。

      莲花山战斗打响了。我军利用匪徒的活动暗号,里应外合,把土匪赶到沟里,大部歼灭。匪首梁辽宁省三带少数土匪溃逃,解放后被镇压。

       阜新地区喇嘛教寺庙较多,庙权都操纵在上层喇嘛手中。1946年,八路军没来时,各寺庙都组织了大小不同的喇嘛武装。这些武装力量大部分都倾向国民党,或者被国民党特务及匪首利用。阜新县的瑞应寺(俗称佛寺),已有二百多年的历史,附近18个自然村的百姓都是庙上的佃户,直到1946年还有喇嘛八百多人,喇嘛自卫队四十多人,领兵的喇嘛叫吴天宝。瑞应寺在海州西40里,在军事上成了国民党海州守军天然的桥头堡,对热辽专署北阜义办事处开辟新区,开展土改威胁很大。中共热辽地委决定利用统战工作和武装斗争相结合的办法,争取瑞应寺喇嘛站到人民方面来。

      1947年7月,乌兰和蒙民十一支队支队长韩廷按上级指示,派毕庆龙带领一个连在瑞应寺西北一带频繁活动,对瑞应寺造成威慑,同时让吴斌带领武工队吴天宝做争取工作。经过几个月的耐心教育,吴天宝终于率领已发展到一百七十多人的喇嘛自卫队参加了革命,后来成为军分区蒙汉地区队二营的主力,吴天宝任副营长,营长由地区队副队长韩廷兼任。11月中旬,乌兰亲自带五人到瑞应寺做大喇嘛白音德勒根尔的工作,经过谈判,达成三条协议:一、保护大喇嘛安全;二、寺庙宗教活动正常进行;三、寺庙所辖村屯进行土改。大喇嘛白音德勒根尔请求乌兰带兵进驻瑞应寺,抵制国民党军队和土匪的活动。经请示中共热辽地委批准,乌兰和地委组织部长彭涛、土默特中翼旗旗长兼蒙民十一支队支队长韩廷率蒙民十一支队四百多骑兵进驻了瑞应寺。

       为了消灭这一带的地主武装,乌兰要求大喇嘛白音德勒根尔通知同庙上有联系的各路武装头目到瑞应寺开会。白音德勒根尔根据乌兰的意见,连夜派人送信。11月15日这天,各路武装头目七十多人,带着全副武装来到寺庙赴会。会上乌兰讲了党的宗教政策,讲了内蒙自治运动的形势。最后她说:“凡是愿意和我们团结起来打蒋介石的,我们都表示欢迎,现在时候到了!”最后这句话,是事先约定的信号,韩廷立即拔出手枪大喊:“放下枪好说话!”早已埋伏好的蒙民十一支队战士立即持枪冲了进来,把各路武装缴了械,逮捕了一个姓马的国民党特务和国民党联络员劳桑及有罪恶的头目十多人。对一般成员,经过教育有的参加了解放军,有的释放回家。为了保护大喇嘛白音德勒根尔的安全,根据上级指示,乌兰派人把他送到乌兰浩特参加了内蒙古自治政府的统战工作。佛寺从此建立了苏木支会,领导农牧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土改运动。不久,王府、东梁、蜘蛛山、大板、紫都台等地也都建立了政权,成立了民兵组织。阜新县西部地区土改运动深入开展,翻身解放的农牧民踊跃参军、支前,为阜新地区全境解放创造了有利条件。

       在热辽工作期间,乌兰还担任了于1947 年7 月成立的专署一级的政权组织——卓东工作委员会主任;在地委党校主持举办蒙民干部训练班,学员40人,都是各旗支会和政府选送的蒙古族进步青年,这些人都成为热辽地区的革命骨干。1948年6月中旬,乌兰到哈尔滨参加中共中央东北局召开的内蒙古工作会议。以后又随中国妇女代表团去匈牙利参加国际妇女代表会议。回国后在内蒙古工作,历任内蒙古自治区妇联党组书记、主任,内蒙古自治区经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第一、二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第五、六届全国政协委员。她勤勤恳恳,忘我工作,经常深入厂矿、牧区、农村调查研究,为内蒙古自治区的建设和妇女工作做出了重大贡献。

       在“文化大革命”中,乌兰受到迫害。1980年4月乌兰调到全国总工会任书记处书记兼女工部部长。

       解放战争时期,乌兰和阜新各族人民结下了鱼水深情,把阜新做为第二故乡。“文化大革命”期间,1971年,乌兰的二儿子、电影《小兵张嘎》小嘎子的扮演者安吉斯曾到阜新蒙古族自治县七家子公社旧贝营子大队额登大娘家躲避迫害,在此隐姓埋名,插队劳动3年多。1987年4月5日,乌兰在北京病故,遵照她生前的遗愿,把部分骨灰撒在她曾经战斗过的地方——七家子镇旧贝营子村。

       根据阜新广大群众的要求,为了长久地纪念乌兰,撒骨灰改为安放骨灰。为此,阜新市人民政府于5月28日举行了庄严肃穆的安放乌兰骨灰仪式。乌兰的长子成索思、女儿陶歌斯、三子塔斯,战友李海涛,额登大娘的长子——内蒙古呼和浩特阜新市纪委副书记马玉林等一行十人,专程护送乌兰的部分骨灰来到阜新安放。阜新市和阜新蒙古族自治县领导参加了乌兰的骨灰安放仪式。在庄严的《延安颂》和悠扬的马头琴演奏的蒙古族乐曲声中,乌兰的女儿陶歌斯在阜新市殡仪馆亲手安放了母亲的部分骨灰,并按蒙古族传统的风俗致祭礼。陶歌斯深情地说:“妈妈,阜新的清风能吹去您为革命一生奔波的辛劳,您的骨灰安放在阜新大地坦荡的胸怀里,您会得到永久的安息!”

    阜新市三·一八公园革命烈士纪念碑落成后,乌兰的骨灰盒被移放至纪念碑内。每逢清明节,前来吊唁的群众络绎不绝。双枪红司令乌兰,永远活在阜新人民心中!(本文选自衣学泰王紫晨主编《阜新故事》)


本文标题:纪念阜新解放七十周年——双枪红司令
本文地址:http://www.51jiuyi.cn/28339.html

上一篇:打造坚强的反腐铁军——全辽宁省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综述
下一篇:铁岭市人力资源铁岭市场进入求职用工高峰期

热闻

无忧就医网推荐

无忧就医网娱乐

无忧就医网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