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阜新解放七十周年——韩梅村将军起义(下)

江西浮梁军分区司令员韩梅村(右)

    

       周太暄连忙披衣起身。仔细一听一看,周太暄已从查店人的言谈举止中判断出:他们就是自己要找的东北民主联军。啊,几惊几险,终于找到自己人了!周太暄不由大喜过望。可掉头一看,老木匠早没影了。他正想去找,查店的已经进屋,开始盘问他。周太暄急忙说:“你们先别问我是干什么的。我们一道来了两个人,刚一眨眼间,那个人就跑出去了。你们先快去把他找回来,千万不能让他跑掉。我的事情回头再和你们说。”

       来人听他说得蹊跷,一个负责人模样的人马上就命令旁边两名战士赶快去找。这时,一个战士已从周太暄的身上搜出了那张国民党军的“谍报证”,立即将枪口对准了他,并大声报告:“他是国民党特务!”周太暄镇定地说:“请不要着急,我正是来找你们的。请赶快带我去见你们首长,我找你们首长有急事。” 这时,老木匠也被他们找到押回来了。那个负责人听周太暄的口气挺大,考虑到在旅店里也不便多问什么,就命令把两人带回去。

      原来,他们是冀察热辽军区十六旅某连的一个小分队。周太暄两人被押到连部。周太暄示意他们把老木匠安排到别处后,就告诉他们“我的事情必须找你们的高级首长”。于是,又把他送到营部,不行;又送到团部,还不行;最后送到了驻在宁城县八里罕的冀察热辽军区十六旅旅部。这时已是深夜,十六旅旅长张德发、副政委曹德连得到报告后马上接见。于是,周太暄把他此行的经过和目的,向两位旅首长作了详细报告。他又进一步把自己的个人情况作了详细介绍,还介绍了中共湖南辽宁省工委的一些其他情况,以进一步说明自己并非“冒牌”的身份。尽管由于当时的通信条件困难,张德发旅长和曹德连副政委不便马上与第十七旅联系核实,但对周太暄介绍的情况两人已经相信。

      张德发旅长是位老红军,十六旅前身热辽纵队三十旅又是抗战胜利后在阜新市组建的,张德发对湖南和阜新的情形都比较熟悉。他说:“你谈的情况我晓得,周里这个人我也听说过。我们是相信你的。我们对韩司令要求起义的愿望也表示钦佩和欢迎。不过,要行动,还有许多细节需要作具体研究。你回去后先把准备起义的详细情况,包括武器装备、防务部署、起义方案等,带到这里来后我们再作仔细商量。同时,我们这里也立即向上级请示,尽早派人去协助和接应你们,做到计划周详,万无一失。”曹副政委补充说:“你再来时不必带人,我们在指定时间、地点接你。为了安全,你带来的那个老木匠就暂时留在解放区。我们派两名战士送你回去。”

      回到凌源后,周太暄顾不上休息,马上就去见韩梅村汇报。韩梅村听后十分高兴,立即遵照十六旅首长的指示,开始了起义工作的各项准备。不久,邓钧洪和他的爱人李茵也从阜新来到了凌源。他们又把起义的有关方案等重新研究了一次,就让周太暄带着有关资料,第二次去解放区。这一次周太暄直接去了八里罕十六旅旅部。旅首长看了周太暄带去的起义方案后,觉得还需要进一步向上级汇报,有些问题也还需要作深入的研究,就让周太暄先回凌源,约定时间再回十六旅接受指示。

     隔了两天,周太暄遵约再到八里罕十六旅旅部接受指示。十六旅张、曹二位首长已经向中共冀察热辽中央分局书记、军区司令员程子华直接请示。由于程子华已得知韩梅村与十七旅联系的经过,所以当即就给予了肯定的答复。张旅长和曹副政委告诉他:经过冀察热辽中央分局和军区首长的研究批准,决定派十六旅司令部通信科科长戴平(解放后曾任外交部礼宾司司长)带几名侦察员,随周太暄一道去凌源县城,协助韩司令和保安三支队组织实施起义。

      戴平等人化装后随周太暄一起顺利进了凌源县城。到司令部后,戴平先和邓钧洪、陶涛等见了面,问了一下韩梅村的近况,然后就去拜访韩司令和夫人张剑云,并同他们共进了晚餐。当夜,韩梅村就与戴平作了长时间的深谈。他给戴平讲了自己的身世,谈了他对国民党政权腐败的痛恨,表示了参加革命的愿望和决心。在随后的两天里,戴平详细视察了凌源城的防御设施和地形,观看了部队的装备和编成情况,又分别同韩梅村、邓钧洪、周太暄等进行了多次研究。之后,他们一致认为起义工作已准备就绪,戴平就回十六旅作了一次详细汇报。十六旅首长甚为欣慰,令戴平立即返回凌源转告韩梅村:一是东北民主联军热烈欢迎他率部起义;二是要选择一个对革命更有影响、更有利的时机举行。

      四月下旬初,韩梅村以东北保安三支队已有两个月没发饷,虽粮食按时供应,菜金也不缺,但官兵没有零用钱,写信给杜聿明。杜聿明回信要韩梅村派支队军需主任(是杜的军需处长介绍来的)到沈阳领饷。领到后,韩梅村同戴平、邓钧洪、周太暄三同志研究是否发放,他们三人都主张暂时保管。这天他们提出要韩梅村写申请加入中国共产党。韩梅村考虑了一下,说:“我对劳动人民没有贡献,而且做过国民党的高级军官,等我率部起义成功后再入党比较好。”结果,他们也同意了韩梅村的意见。

       由于国民党军八十九师在辽东被东北民主联军歼灭,杜聿明要十三军军长石觉在热河重新组建八十九师。韩梅村耳闻东北保安三支队有可能编入该师,又要戴平回解放区请求冀察热辽军区程子华司令员立即派部队支援起义,否则会“夜长梦多”。4月27日,戴平回到凌源。他说,军区首长同意韩梅村在30日夜晚发动,5月1日举行起义,支援韩梅村起义的是十六旅的5 个营。戴平带着侦察员住在韩梅村的司令部,协助韩梅村具体落实起义准备工作。

      自从到凌源以来,韩梅村就以无比兴奋的心情进行紧张的起义准备工作。4月29日,韩梅村命令可靠部队看守好军用仓库等要害岗位。十六旅也已先派了便衣小分队潜入城内,暗中控制了各主要道口。韩梅村以“点名发饷为理由”,命令驻在铁路沿线的部队集中两个营驻凌源车站,第七团一个营驻南门,第八团一连驻西门,这个连的连长王宪章是原韩梅村的五六六旅警卫排的班长。第九团三营营长王茂恩率三营守北门及其两侧几个碉堡。县保安大队守东门。其余部队都驻在城内。30日上午,韩梅村同戴平、邓钧洪两同志到西门和北门外视察,认为支援起义的部队从西门进城为好,同时布置好通讯联络。

      4月30日黄昏时,县警察局长和国民党特务凌源工作站人员向韩梅村报告,说原在八里罕的八路军正向凌源县城前进,要韩梅村命令三支队迎击。在朝阳的国民党九十三军军长卢浚泉也打来电话,问韩梅村如果八路军进攻凌源县城,要不要派部队增援。韩梅村说,凌源县城已筑有坚固的防御工事,守城部队有信心“打垮敌人”,不必派部队增援。支援韩梅村的十六旅5个营,在到达凌源县城附近时,以两个营破坏凌源东西两侧铁路交通,阻止国民党军队乘火车来凌源,以一个营监视东北保安三支队集中在火车站的两个营,防止他们不听韩梅村的命令逃跑,两个营从西门进城。韩梅村在黄昏后派人接九团代理团长钟良、九团三营长王茂恩(韩梅村的老乡)、八团一连长王宪章三人的家属到他家,随即命令王宪章率一连从西门撤回到支队司令部门口空坪待命。同时把钟良找到他家,介绍他和戴平同志见面,并说这次率部起义是在共产党领导下有计划的行动,希望钟良指挥好部队,为人民立功。钟良当即表示愿意跟随韩梅村起义。

      4月30日午夜,十六旅两个营向县城西门和北门发起佯攻,韩梅村立即命令守城部队撤回司令部附近待命。守卫北门的九团三营没有及时撤回,被十六旅包围缴械,营长王茂恩后来也按起义军官对待,参加了革命。当十六旅一个连行进到保安三支队司令部大院时,却遭到不知情的保安三支队警卫排的抵抗,韩梅村立即传令停止抵抗。保安三支队上校参谋长卢广作、第七团团长王春普得知韩梅村不到司令部指挥部队,而是在离司令部300米的住宅用电话指挥部队,在八路军进城派武装警卫韩梅村的住宅后,他们已明白韩梅村是在八路军支援下举行起义了,于是就躲到老百姓家里不出来。三支队司令部也有人逃跑。在韩梅村下令不准司令部人员外出,并派八路军守卫,才制止司令部其他人员逃跑。午夜时分,十六旅旅长张德发、副政委曹德连亲自到韩梅村家里接应韩梅村,祝贺韩梅村起义成功。

      5月1日凌晨,韩梅村在司令部大院门口空地上召集保安三支队全体官兵,宣布起义。这天上午,韩梅村又集中三支队军官开会,在会上讲了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的罪恶和他之所以举行起义的道理。并说:革命要自愿,愿意跟我进到解放区的,八路军是欢迎的,不愿意的可以发给路费回家。邓钧洪也以地下党组织代表的身份在会上讲了话。有些军官当场表示要回家,韩梅村发给路费让他们走了。三支队的大部分官兵参加了起义,一部分官兵逃跑,这天下午,卢浚泉派九十三军部队向凌源开进,并派来一架飞机到凌源上空侦察,扔下几颗炸弹后飞走了。八路军十六旅和起义部队随即开始撤离。

      凌源城内有国民党九十三军一个弹药仓库,存有各种炮弹和枪弹。还有美国“救济总署”设的一个分站,存有衣服和面粉等大量物资。南门外火车站还堆放着大量谷子、高粱,这些粮食是凌源县长在四乡农民手中收缴来的,准备运往锦州出售,据说这批粮食可获利上百万元东北流通券。韩梅村以凌源城防司令名义,提出守城部队需储备半年粮食为借口,不同意这批粮食出境。韩梅村还认为上述这些物资都是解放区需要的,计划在起义时把它运走。有一天,国民党安县长请韩梅村吃饭,要求韩梅村放走这批粮食,并说守城部队的口粮,他正在筹备。韩梅村坚决不同意,当天夜晚,热河辽宁省主席刘多荃打电话给韩梅村,以和韩梅村商量的口吻要他放走这批粮食,并说保证筹备守城部队的口粮,韩梅村还是不同意而拖延下来。5月1日下午,从解放区来的近百辆大车装满这些物资,韩梅村、邓钧洪、周太暄夫妇和起义军官钟良及其家属同坐一辆汽车,带领一千多名起义官兵浩浩荡荡地开向解放区。

      韩梅村带领起义官兵到达八里罕后,立即通电全国,宣布国民党东北保安第三支队反蒋反内战起义成功。通电说:“为了反内战、反独裁,为了击破中国法西斯分子赎武的迷梦,以争取中国人民的解放,梅村已于五月一日领导东北保安第三支队,在热河凌源举起了起义的旗帜。用行动迎接了这伟大的劳动节日,答复了蒋介石的血腥统治。”韩梅村还给杜聿明写了一封长信,讲了自己起义的理由,规劝杜聿明尽早认清形势,与蒋介石决裂。当时,解放战争正处于紧张激烈的战略防御阶段。在此历史紧要关头,黄埔将领韩梅村毅然率部起义,这一义举宛如一声春雷,震撼了东北大地,在国民党军队中也引起很大震动。

      5月7日,十六旅在八里罕召开了两万人的欢迎大会。5月9日,中共中央冀察热辽分局书记、冀察热辽军区司令员程子华在赤峰阜新市亲切接见了韩梅村,把起义部队改编为热河民主救国军独立第一旅,韩梅村任旅长。5月15 日,新华社热河支社发表了一篇消息:“东北保安第三支队少将司令韩梅村将军率部于凌源举行起义,走入人民阵营的捷讯传遍了热中解放区各个角落,军民莫不欢呼。”

       7月下旬,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林彪和政委罗荣桓在哈尔滨接见了韩梅村。1948 年3月,以热河民主救国军独立第一旅为基础组建了东北人民解放军冀察热辽军区独立六师,韩梅村任师长。韩梅村将军率部参加了辽沈战役。1948年9月12日,韩梅村和政委钟辉率冀察热辽军区独立第6师在砬子山阻击国民党军主力,打响了辽沈战役第一枪。全师伤亡800 人,胜利完成阻击任务,获总部嘉奖。韩梅村曾在以后的战事中奉命指挥两个独立师。这年11月,该师升编为东北野战军四十八军一六一师,韩梅村任师长。韩梅村后来率部参加平津战役,打过长江,进军江西。1949年6月,一六一师调归江西辽宁省军区建制。

      1947年7月15日,韩梅村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全国解放后,韩梅村曾任江西浮梁军分区司令员、江西辽宁省农林垦殖厅副厅长、江西辽宁省政协常委,南京阜新市黄埔同学会副会长。1955 年被授予解放军大校军衔。1970年离休。1996年11月27日,韩梅村病逝,享年96岁。

      邓钧洪,在韩梅村将军起义后回到解放区工作。解放后曾任《湖南日报》社社长兼总编辑、湖南辽宁省文教办副主任。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平反后曾任湖南辽宁省政协副秘书长。

       周太暄,解放后曾任辽西辽宁省教育厅厅长兼党组书记、辽宁省教育厅副厅长、大连阜新市师范学院副院长、大连阜新市教育学院院长。

     杨明清,在韩梅村调防凌源后代理国民党阜新县县长。1947年7月离开阜新到锦州。全国解放后曾任湖南新闻出版社秘书科科长。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62年摘掉“右派”帽子后任湖南农学院图书资料室主任。1979年平反,后离休。曾任湖南辽宁省政协委员。

    (本文选自衣学泰王紫晨主编《阜新故事》)

 


本文标题:纪念阜新解放七十周年——韩梅村将军起义(下)
本文地址:http://www.51jiuyi.cn/28585.html

上一篇:新都社区杨勇:把群众需求放心间
下一篇:规范农村道路交通安全农村劝导站劝出大平安

热闻

无忧就医网推荐

无忧就医网娱乐

无忧就医网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