阜新民族艺术团:蒙古贞的乌兰牧骑

2000年3月,艺术团在阜蒙县国华乡演出现场。

舞台下的村民笑逐颜开

“3570”工程服务队走进农家院

     乌兰牧骑,蒙古语原意为“红色的嫩芽”,意为红色文化工作队,是活跃在草原农舍和蒙古包之间 的 文 艺 团 队 。1957 年诞生在内蒙古大草原。

      乌兰牧骑的队员多来自草原农牧民,队伍短小精悍,队员都是一专多能,报幕员也能唱歌,唱歌的还能拉马头琴伴奏,放下马头琴又能顶碗起舞。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不仅能在台上演出精彩的节目,走下舞台还能做饭洗衣,为农牧民修理家用电器,传播科学文化知识。

     在蒙古贞大地上,同样一直活跃着一支“红色的嫩芽”,它诞生于 1958 年,那就是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文工团,也就是今天的阜新民族艺术团。

     跨越60载相似的一幕……

     2018年4月11日一大早,阜蒙县招束沟镇下招村村口几棵大杨树上的喜鹊叫个不停,仿佛在向村民们传递着一个好消息:阜蒙县乌兰牧骑的“大篷车”就要到了, “3570”工程专场文艺演出今天将在下招村举行。果然,当一辆满载着乌兰牧骑队员的大巴车驶入村委会大院,迎接他们的是村民们的张张笑脸和热情掌声。就在村委会门前,横幅一拉,地上铺上一块红地毯,演出开始……

     “多么相似的一幕……”今年 81岁卧病在床的张宝成从手机微信中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禁不住热泪盈眶。因为整整60年前,他作为阜蒙县文工团正式成立的第一批演员,经常是身背行李和道具,步行到村屯里为农民演出,实在远一些的,全靠村里的马车接送。 “放下行李就动手搭台,18个人一晚上要演22个节目,都是‘一专多能’,我是舞蹈演员还演戏,吃住都在老乡家,第二天起早还给老乡家挑水、扫院子,保持八路军的优良作风。”

      张宝成回忆,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成立于1958年4月7日,而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文工团于同年7月24日正式宣布成立。其前身是县文化馆下属的一支少数民族文化服务队,创立于1957 年春。这支文艺轻骑队的成员是从各乡镇招收的一批有文艺才能的老艺人和年轻人,任务就是到农村为老百姓演节目,改善农村的文化生活。

     在各级党委、政府的关怀和支持下,这支文艺轻骑队得以迅速发展、壮大,到1961年全团演职员增加到40多人,3年多时间共上山下乡演出400余场,观众达16万人次。

     萨日娜:我是一名乌兰牧骑队员

     “这个文工团的诞生,是党的民族政策光辉照耀的结果。而60年的发展,走过了辉煌、停滞(十年浩劫中)、再走向辉煌的艰难曲折历程。但无论任何时期,这支红色轻骑队始终坚持深入到阜蒙县的数百个乡镇村屯,服务群众,一直与群众保持着亲如一家的血肉关系。”今年 86 岁的白音于1980 年被调到阜蒙县文工团任团长。他讲,数十年来,阜蒙县广大农村群众一直把县文工团誉为“咱自个儿的剧团” “庄稼院的剧团”。其实,这个团更像一所流动的课堂、学校。深入农村基层,集宣传、辅导、服务于一身。各地巡演,经常登上大雅之堂,赫赫有名,而且先后培养和输送出一大批拔尖人才。被誉为“军中百灵”的总政歌舞团歌唱家萨日娜就是其中之一。

      “这孩子的家在沙拉镇哈巴气村,妈妈是村里的民歌手,她从小爱唱民歌。16岁那年进团时就考了第一名,后来送到内蒙古艺校深造两年,提高特别快。”白音深情地讲,萨日娜不仅歌声甜润、有爆发力,而且特别能吃苦。他清楚记得,刚到团里的时候,萨日娜几乎不会讲汉语。1982 年春的一天晚上,小分队到富荣镇黑帝庙村演出,第二天早晨她起得很早给村民家扫院子,扫好了想找把铁锹收拾垃圾,可就是不知道咋跟房东老大爷用汉语说。结果弄得满院子哄堂大笑。

     “我就是一名蒙古贞大地上的乌兰牧骑队员。我能够取得今天的成绩,离不开家乡的父老乡亲,特别是家乡文工团、艺术团这个平台的培养,我的根永远在家乡蒙古贞,永远在蒙古贞的父老乡亲们中间。”萨日娜讲。

      “ 3570工程”乌兰牧骑“升级版”

     “我出生在泡子镇巨将屯村,17岁考进这个艺术团,一干就是38年,当团长也有21个年头。正是这个平台、这一支乌兰牧骑,让我从一个农村娃娃、懵懂少年,一步步成长为一名马头琴演奏家。”今年55岁的包玉明讲,之所以他拒绝了无数次“走出去”“更有前途”的机会,执意留在家乡这块热土,是因为他对生他养他的蒙古贞有着一种无法割舍的情怀,他始终觉得,离开家乡,离开了阜蒙县几百个村屯的百姓,他的艺术之根就等于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壤。 “从维也纳金色大厅演出回来的第三天,我又和我们的‘3570’小分队出现在农家院的露天舞台。”

      “我还清楚记得我进团后第一次下乡演出的场景,1980年夏,佛寺镇,登台唱的是《嘎达梅林》,手势是按老师事先告诉的一个一个硬做出来的,临下台时一只脚还踩到了自己穿的不合身的蒙古袍,差点摔了。”包玉明讲,“尽管那样,当时的老百姓还是特别喜欢,甚至爬到树上、站到房顶上挤着看。晚上到村民家里吃‘派饭’,一家人欢天喜地,边喝酒,边唱歌……如今,时代不同了,我们去演出,村民们更加注重的是边欣赏,边参与,一场下来,村民自己演的节目几乎和我们演的节目一样多。变是变了,但我们和村民们的心贴得一样近!”

     2005 年初,包玉明提出了“3570工程”的想法,即艺术团每年要走遍全县 35 个乡镇的 70 个村屯,尤其是到偏僻村屯巡回慰问演出,让那些从未看过阜新民族艺术团演出的农民朋友观看到具有浓郁地方特色和民族风情的精彩节目,饱享“文化大餐”的同时,感受到党和政府的关怀。这一建议,立即得到了阜蒙县委、县政府以及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一下子“升级”到文化、卫生、科技、法律“四下乡”活动。时至今日,这一工程已经坚持了13年。

      “起初我们下乡,用的是一辆我们自己动手改制的自带舞台式简易大卡车,特别麻烦、笨重。如今农村条件好了,演出场地不成问题,我们也坐上了空调大巴车,更方便,效率更高了。我们的目标是,到2020年走遍全县的近500个村屯。”包玉明讲, “村民们把我们叫做‘咱自个儿的艺术团’。我觉得,我们艺术团,它本来就是,也永远是蒙古贞老百姓的‘孩子’!”


本文标题:阜新民族艺术团:蒙古贞的乌兰牧骑
本文地址:http://www.51jiuyi.cn/32018.html

上一篇:春夏采摘季来了
下一篇:迎接助残日师生欢聚一堂

热闻

无忧就医网推荐

无忧就医网娱乐

无忧就医网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