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非遗文化融入现代生活

扛起保护责任守望精神家园    

让非遗文化融入现代生活

——对话阜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刘亚玲

    连日来,阜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组织非遗传承人进校园、进社区活动陆续展开。通过展板宣传、传承人讲述实践、非遗项目展示展演等多种方式,让阜新市民近距离接触了非遗文化,阜新玛瑙雕、蒙古勒津乌力格尔、阜新东蒙短调民歌等几十种非遗项目呈现出的多彩斑斓,让阜新市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日前,记者就阜新市非遗事业发展和保护的相关情况,对话阜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刘亚玲。

    本报记者:6 月9 日是我国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整个6 月份,咱们阜新的非遗项目进校园、进社区等活动也陆续展开,可以说,6 月也是非遗宣传月了。近些年,阜新市民对非遗项目并不陌生,而且对它的关注也越来越多。

    作为传统文化较为丰富的阜新,非遗项目很多,我们的读者也非常想了解阜新的非遗项目具体有哪些?这些非遗资源又有怎样的特点?请您为我们的读者详细介绍一下。

    刘亚玲:阜新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距今8000年前,我们的祖先查海人就生活在这里,开启了人类文明之窗。随着岁月更替,古老的文明在先民中不断传承,适应当时生产生活需求的新的文化逐步产生,又有外来民族的迁徙融入,悠久的历史和多民族的集聚融合,使阜新地区在历史上就形成了玛瑙文化、蒙古贞文化、藏传佛教文化、皇家牧场文化、边门文化等一系列特色浓郁的地域文化。正是这些鲜明的地域特色,使阜新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与其他地区相比较,地方特色非常突出。从2006年阜新市非遗保护工作起步,截至今年6月,阜新市共组织了5批非遗项目申报工作,总计有36项非遗项目入选阜新市级以上非遗名录。通过层层推荐,其中有阜新玛瑙雕、蒙古勒津乌力格尔、阜新东蒙短调民歌、蒙医药血衰症疗法4项成功入选国家级非遗名录,蒙古勒津婚礼、蒙古勒津安代、蒙古勒津祭敖包、蒙古勒津好来宝、彰武民间剪纸、朱月兰剪纸、蒙古勒津刺绣、蒙古勒津马头琴音乐、三沟白酒传统酿造技艺、蒙古勒津服饰10项入选辽宁省级非遗名录。从整体看,阜新市的非遗项目涵盖了传统美术、传统音乐、传统舞蹈、传统技艺、传统医药、传统体育、游艺与杂技、传统戏剧、传统文学、曲艺、民俗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十大类别,内容丰富,种类繁多,而且由于阜新地区蒙古族人口在整个少数民族人口中占比较大,蒙古勒津文化积淀深厚,蒙古勒津民族特色项目如今在全阜新市非遗项目总数中占有绝对优势。作为优秀民族文化瑰宝,我们为整理挖掘和拥有这些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感到骄傲。

    本报记者:针对这些独特、丰富的非遗资源,我们多年来都开展了哪些主要工作来促进传承保护,取得了哪些成果?刘亚玲:为了更好地促进非遗的保护与传承,近年来,我们本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传承发展”的非遗保护工作指导方针积极开展工作,实行保护与传承并举。首先我们在全阜新市开展了全面的非遗普查工作,涉及全阜新市乡镇街道的625个行政村和227个城镇社区,当时上报线索1093 条,统计表上报线索816条,录入数据库195项,应该说初步摸清了阜新市非遗资源情况,并建立了详细的非遗资源档案,为日后的挖掘整理立项奠定了基础。其次,我们建立了完善的国家、辽宁省、阜新市和县区四级非遗名录体系和传承人体系,保护脉络清晰,为有序传承奠定了扎实的基础。再次是制订了完善的保护规划,促使项目保护有章可循。对国家级和辽宁省级非遗项目结合实际制订3—5年项目发展规划,促使项目保护工作循序渐进,逐步取得成效。同时,在开展抢救性记录工作方面,我们对高龄国家级传承人开展抢救性记录,目前已完成一名国家级传承人的抢救性记录工作。另外,我们还通过出版物和理论研究等多种形式促进非遗的保护,出版了《城阜新市记忆,多彩非遗——阜新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集萃》《李洪斌素活手稿图录》等多部出版成果。更重要的一点是以开展非遗进校园进社区活动等形式,促进非遗的广泛传承与传播。近年来已经开展不同规模的进校园进社区活动百余场,并组织阜新非遗走出去参加国家、辽宁省级非遗展示展演活动,极大地提升了阜新非遗的社会影响力。

    本报记者:传承人是开展非遗传承的主体,对非遗项目的传承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那么,我们很想了解一下,目前阜新市传承人的整体情况怎么样?刘亚玲:非物质文化遗产是根植于民族民间土壤的活态文化,其精粹内容是与该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紧密联系在一起的。目前阜新市已经完成了3 批阜新市级传承人的申报评选工作,第四批传承人的申报和推荐工作正在进行中。前三批评选出的传承人总计37 人。在此基础上通过层层推荐和严格考核,已有4人入选国家级传承人,7 人入选辽宁省级传承人。形成了国家、辽宁省、阜新市、县区四级传承人体系,目前老中青年龄梯次结构较为合理。这些传承人都有自己的“绝活”,也正是因为掌握了这些“绝活”,才把他们从过去较为平凡的生活中推到了令人瞩目的位置。从整体看,他们对自己拥有传承人的身份都特别自豪,他们不但对申报传承人的态度十分积极,并且对履行传承人的职责和义务更是尽心尽力。他们除了积极参与各类非遗展示展演活动之外,很多传承人还建立了自己的传承培训基地,或是在乡镇村屯、或是在社区、社会团体或是学校,甚至把自己的家变成了培训课堂,收徒授艺开展义务培训;有的定期走进中小学课堂进行公益授课;有的主动去外地参加学习培训,切磋技艺,开阔视野;有的积极配合保护单位开展文字、音频、视频等非遗资料的收录和整理工作。总之,大家用一种最朴素的方式承担起了一份责任,同时向社会传递着一种坚定传承传统文化的理念。也正是有了传承人的这份大爱,阜新非遗才让更多群众所接受和了解。

    本报记者:您觉得在非遗保护过程中,有哪些关键的问题制约了非遗文化产业的发展?刘亚玲:2012 年,文化部以非遗发[2012]4 号文件的形式印发了《关于加强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的指导意见》,这里生产性保护这一概念的提出,将非遗保护推进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作为生产性保护方式的延伸,非遗产业也逐步走进了人们的视野。我个人认为,在有效保护和传承的前提下,加强非遗的生产性保护和产业发展,符合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发展的特定规律,有利于增强非物质文化遗产自身活力,有利于提高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传承积极性,更有利于推动优秀传统文化繁荣发展,这是时代发展的需求。将非物质文化遗产及其资源转化为文化产品和文创产品,以生产贴近阜新市场需求,以产业创新促进非遗保护与传承。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阜新市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阜新玛瑙雕(2014年被文化部命名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这也是非遗生产性保护和产业发展的一张响当当的名片。

    但是就素活玛瑙雕目前的发展状况来看,还是不容乐观。我认为去除社会大环境的影响之外,主要是思想保守,创新意识薄弱,对阜新市场的调研不够,没能够很好地融入现代生产生活,对传统工艺产品的推介、展示和宣传渠道不宽,特别是在文创产品开发等方面创新不足,没能够很好地借助网络平台,使传统非遗进入大众视野。这一切都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非遗产业的发展。其他非遗项目在探索产业发展方面,在一定程度上也存在上述原因,所以暂时还难以形成比较有规模的产业前景。

    本报记者:对未来的非遗保护工作,中心还有哪些计划和想法?跟我们的读者分享一下吧。

    刘亚玲:非遗保护工作任重道远,可以说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需要我们付出不懈的努力。未来,阜新非遗保护的具体工作最重要的是要夯实基础,做好全面普查回头看工作,进一步挖掘、整理非遗资源和线索,做好立项,同时要积极向上一级推荐申报非遗项目;还要强化传承人队伍建设,切实提升传承能力和水平;并以丰富多彩的宣传展示展演活动,让非遗文化融入现代生活,走进人们的视野,进一步提升非遗的社会影响力。未来,我们还要以常态授课的形式,推动非遗进校园进社区,开展传承培训,扩大传承培训的规模;另外,要想让非遗传承顺畅,最关键的一点还是要做好与阜新市场结合的大文章,创新保护方式,探索非遗生产性保护和产业发展的宽阔路径,增强非遗项目的自身活力。

    我们非遗人一定会扛起非遗保护的责任,与大家共同守望我们美丽多彩的精神家园。


本文标题:让非遗文化融入现代生活
本文地址:http://www.51jiuyi.cn/34574.html

上一篇:党建文化创新突破理论教育形式多样
下一篇:辽宁省“沙泉鱼宴”杯钓鱼大赛在彰武举行

热闻

无忧就医网推荐

无忧就医网娱乐

无忧就医网汽车